服务热线:86-029-33311943

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荟萃 ? 重建,重生!——来自新玉树的报告

重建,重生!——来自新玉树的报告

发布日期:2013-04-15??来源:青海日报??阅读: 2611

莽莽昆仑,巍巍唐古拉,玉树——坐拥两大山系;

长江、黄河、澜沧江川流不息,玉树——汇聚三江源头。

今天,万山之间,万水之沿,一排排藏式的牧民新居,安住着万千灾区群众;一所所现代化的校园,传出琅琅书声;一座座设施齐备的崭新医院,为广大藏区群众解除病痛;一片片商贸新区蓬勃兴起,一条条新建的道路通往大山内外,一条条电网跨越青藏高原延伸到玉树,这一幅幅美丽的画卷,记录着一场沧桑过后玉树新生的人间奇迹。

仅仅在1000多天以前,这片曾经生机盎然的高原大地,还是山崩地裂满目疮痍的废墟,今天,“天路上游走的康巴人”面带笑容,一张张笑脸,记录着灾区从悲壮走向豪迈的故事。我们有理由自豪,短短1000天,实际施工期只有300多天,玉树重建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社会主义新玉树重新站立在雪域高原!

我们有理由憧憬:玉树重建工作今年将确保6月底前全面完成住房和配套设施建设;9月底完成所有市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实现城镇正常运转。

地震遗址昭示着不屈的精神

时至今日,看到正在加固的地震遗址——那栋有两层已经陷入地下的五层小楼,仍然让人感受到那场大地震有多么的强烈。它位于结古镇北出口的巴塘河边,被当地人称为“不垮”的遗址。一角瓦砾成堆,内外裂痕遍布,建筑物四周支撑着一根根碗口粗的钢筋支架,加固遗址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而地震只用了短短几秒钟。7时49分,灾难使2698名同胞遇难,12000多人受伤,1.5万户民房倒塌,有10万户灾民需要转移安置。2010年4月14日的这一刻定格了灾难发生的一瞬间,也注定成为更多生命新生的起点。

从地震发生的那一刻起,党和国家领导人始终心系地震灾区,多次到灾区考察、调研,指导玉树灾区的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地震发生后,来自全国各地、社会各界的救援队伍涌入灾区的各个角落,拯救生命、安置受灾群众。继汶川地震后,又一场让全世界感到惊奇的“中国式赈灾”从此展开。

第一时间:

震后不到24小时,邮电通讯基本恢复;

震后不到48小时,初步解决重点地区通电问题;

震后不到72小时,1000多名重伤员全部异地转移救治;

震后不到80个小时,玉树州孤儿学校率先复课。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13亿中国人民流露出的每一份最细微的爱与痛,都足以感动中国。

三年前,满目废墟,三年后,河山重整;凝滞的地震遗址,向世人展现着不屈的精神。运行不息的大动脉,触摸强劲的重建脉搏

214国道,从省城西宁向玉树灾区延伸,是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最高效的一条命脉线。

震后,向外运送伤员的车辆排成了长龙,向内运送救援人员和救灾物资的车辆首尾相接,820公里,公路两边横幅上的标语一路串联,在“千里红色长廊”中相向而行的人流和物流,汇成了一股从祖国内地到青藏高原腹地的钢铁洪流。

1000多个日日夜夜,这条川流不息的交通大动脉如同一条血脉,让每一个经过它的人都能触摸到灾后重建最强劲的脉搏。

震后第57天,国务院批准并印发了《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提出力争用三年时间基本完成恢复重建主要任务,使灾区基本生产生活条件和经济社会发展全面恢复并超过灾前水平,实现居民拥有新家园、生态迈上新台阶、设施得到新改善、城乡呈现新面貌、社会和谐新局面的重建目标。

《总体规划》涉及城乡住房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等7大类、1400多个项目,总投资316.5亿元,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项目覆盖之广前所未有、照顾政策之全前所未有。

在国务院出台《关于做好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支持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的意见》的基础上,省委、省政府相继研究出台了支持玉树灾后重建的涉及资金、税费、土地、住房建设、工程造价等一系列配套政策。

2010年4月23日,省玉树灾后重建指挥部确定以中规院为主体,负责完成玉树总体重建规划、城镇体系规划和各子项规划,规划设计单位和规划设计师随即进入灾区,开始用科学的理念与方法,勾勒出灾区未来的蓝图。同年5月8日,是中规院向灾区群众公示《结古镇灾后重建总体规划》的日子,汇集了时代特征、民族特色、地域风貌的一座座单体建筑呈现世人,并架构起社会主义新玉树的全貌。

以人为本,民生优先,在玉树地震灾区,最先开工和最先建成的是学校、农房和医院。坚固、安全、最现代化的设施,这些遍布灾区的新校舍、新医院、新住房落实了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优先恢复重建受灾群众基本生活和公共服务设施”的重建要求;凝聚起灾难后重生的希望。

2010年5月19日,教育部决定将5074名学生转移安置到四川等7个省市区异地就读,2000余名学生在省内安置。

回到玉树,回到自己的学校里上学,是每一个孩子的希望。2010年7月10日,在孩子们的期待和全中国的关注下,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开工建设。孩子是灾区未来的希望。县三完小的新校址在新结古镇规划中被置于最安全的地段,按地震八度设防。

1000多个日日夜夜过去,我们不会忘记,曾经坐在废墟上读书的孩子们孱弱的身影;也不会忘记,脏脏的脸上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

2012年3月10日上午,玉树州春季学期入住新校园暨开学仪式在结古镇启动,舞起长袖唱起歌,16所入住新校园的1万多名中小学生尽情地笑啊尽情地跳……

2012年12月,玉树灾后重建的43所中小学、18所幼儿园已全部具备使用条件。

陆续回到新校园的孩子们通过班班通,轻轻点击白屏,就会通过网络,飞越扎西科峡谷,联通到大山之外的世界。

新校园内,孩子们有了绘画室、信息室和阶梯教室,还有了风雨操场……

新县城结古镇在原址修建,安全和宜居成为这座新城的主题:所有建筑都按照地震8度设防、合理规划了具备避险功能的广场与绿地,学校、医院和商业设施与居民小区的距离经过了精心设计,沿着唐蕃古道步行街这条新县城中轴线前行,商铺林立,康巴风情厚重,已经是一座领时代风气之先的现代化城镇。跨越震前的巨大变化,仅仅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

春回相古进藏家,这里青山环绕,鸟语花香,清澈的小河从村中穿过,一座座水磨坊吱吱呀呀地唱着古老的歌谣,39栋新落成的新居齐整地坐落于峡谷平地。

相古村农牧民住房是由辽宁省援建的,如今,援建者们在结束了援建任务后悄然离去,留下的是小桥、流水、新村--此刻的相古一如往昔般静谧祥和。

飞跃三江源牛头碑,这些排列在山脊两侧、平原河谷的农牧民和城镇居民住房,是灾区如今最美的图景。仅仅用了不到三年时间,玉树地震灾区1.67万户农村永久住房完工,2.05万套永久性城市居民住房建成,1.09万户维修加固的住户全部完工。灾区生活生产不仅已经全面恢复,而且已普遍超过震前水平。这些屹立在灾区废墟上的新家园,兑现了党和政府在灾后的庄严承诺、体现了灾区百姓坚强不屈的伟大精神,见证了援建单位的无私奉献,也铭记着每一个为灾区新生付出爱心和力量人们的名字。

三年时间,灾区人民和支撑着他们的13亿同胞一起,用信心、智慧和科学,跨越了地震这条沟壑。截止2012年12月,玉树大地震灾后重建已完成投资379亿元,累计开工灾后恢复重建项目911个,5个重点重建城镇已经全部形成主体功能。在祖国强大的力量支撑下,灾区的基础设施不仅功能完全恢复,而且得到了改善提高。实现了原地起立基础上的发展起跳。

科学、绿色、精神,奏响灾后重建的主旋律

今天,站在一派田园风貌的代格村里,很难想象当年地震后这里的惨状,全村85%的住房损毁,绝大部分村民地震中财产损失惨重,根本无力重建家园。藏式图案的房檐和窗檐代表着吉祥如意,主妇永尕正在厨房里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生物节能供热炉,问及住进新房的感受,她抿着嘴总在笑。

还是现场的中铁建职工带着我们参观了100平米的新房。这里的每户农牧民住房结合当地特色并按内地生活模式设计了客厅、卧室、洗手间、厨房、经堂,厨房内安装了太阳能生物节能炉和保温水箱,卫生间安装了坐便和淋浴设施,客厅有多媒体集线箱,房屋地面安装的地辐热,依靠屋顶安装的太阳能和生物节能炉供热。站在村头的广场上,提及代格村这个江源科技示范第一村的科技含量,对口援建单位省科技厅副厅长周卫星笑得很开心,“你们记者了解到的应该不少了吧!”周卫星:科学重建、绿色重建、精神重建涵盖了代格村建设的三大主题,为了不让集中居住后的农牧民住房简单克隆城里的小区,省科技厅在重建中提出:新居要和农牧区产业发展相适应,在建筑风格上要与周边环境、农村生活相融合,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服务设施都按照城市标准建设。这样,盖起来的就不仅仅是漂亮新房,更重要的是弥合了城乡之间的历史鸿沟,创造出了一个田园生活与现代文明交相辉应的城乡一体的新生活。

村支书格来多杰:从你们嘴里蹦出来的这些词别说村民,连我这个村支书也讲不好。可是我知道,我们代格村的村民有福气,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

周卫星:代格村居民住房建设的确开了风尚之先,现在,州县各级政府部门不仅向城乡居民宣传使用抗震、节能、绿色、环保、经济、适用的新型材料,并且提倡群众在住房建设中大力使用新技术、新工艺,使民居建设体现现代、环保、绿色、实用的要求。

格来多杰:地震后,一想起今后全村人的生活,我就头疼,现在靠国家援建,房子建起来了。省科技厅和环保厅又给村里建起了138个大棚,种黄瓜,种辣椒,省农科所还派技术员来培训,你们都说玉树缺氧,对我们来说,不缺氧,缺文化!

让灾区人民的精神世界更加强大和宽广,这同样是灾后重建的重要任务。在灾区一座座崭新的公共建筑中,很多属于基层文化服务项目。从城市的图书馆到乡村的农家书屋,从历史名城的文物古迹到边远村寨的民俗博物馆,一大批文化馆、影剧院、书店报亭、艺术中心、广播电视点在灾区投入使用,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进一步提升。这些有形的建筑,为灾区源源不断地输送无形的精神力量。

灾后重建不是简单地恢复原样,而是要通过资金、技术、智力的投入,让灾区脱胎换骨,给当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4月初的结古镇,清晨的微风吹过,让人感到些许凉意。置身于已经竣工的结古镇供水厂、污水处理厂、生活垃圾填埋场,视线所及之处,厂房整饰一新,设备安装调试完毕,工艺流程国内一流,对照着厂区门口的规划设计蓝图,我们眼中现实的三厂面貌更令人感到自然生动,更为直观大气,精彩纷呈。

在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的玉树结古镇供水厂院中,北京市政路桥集团的横幅挂在最醒目的位置,一些职工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供水厂的院子里,这些都是为了新水厂的运营,特意招聘来的当地员工。提起眼前这座现代化的新供水厂,高厂长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滔滔不绝。

办公区的二层小楼干净整洁,亮堂的办公室,现代化的设备。新的供水厂配备了德国的发电机,要是停电发电机可以自动启动,再也不怕水泵烧毁了;中控室配备了电脑和大屏幕,鼠标一点,水流量多少一目了然。各个车间还安装了摄像头,坐在电脑前,整个厂区的情况显示的清清楚楚。

三厂重建的历程不仅仅是旧貌复原那般简单,它们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将自然生态重建与经济生态、社会生态、精神生态、文化生态重建统筹兼顾,将“生态文明”的理念深入到灾区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之中,使玉树走上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之路。

“既然来援建,就要扶上马再送一程。三厂建设之初,我们就考虑到了后续管理问题,这不,已经到北京培训好几几拨技术和管理人员了。”北京市政四建工程公司玉树重建项目部经理张有科说道。

三年来,“一区四带”:结古镇旅游服务区,唐蕃古道旅游带、高原温地草原旅游带、康巴民俗风情旅游带、宗教文化旅游带,仍然在引领着玉树绘就出一个独具地域和人文特色的文化坐标。

损毁于大地震的一座座藏传佛教寺院重新站起。

经过8次修改、征求了国内外多名顶尖专家的意见后,《禅古寺地震遗址保护工程实施方案》通过评审并开工建设。

工程总设计师陕西省咸阳市古建园林研究院院长李成岗感慨道:“这是我近50年的从业生涯中,感觉压力最大、难度最高的一个工程!”

玉树文物古迹丰富,结古镇在历史上是唐蕃古道上的重镇。

每天往来于格萨尔及三十大将灵塔和达那寺、文成公主庙、新寨嘉那嘛呢石堆、藏娘佛塔和桑周寺,这些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维修和加固工程进展程度,都刻在了昂文格来的头脑里。作为玉树灾后文物抢救保护工程建设工作组副组长,昂文格来的心中充满欣慰,在这座属于未来的城镇里,修旧如旧的古迹已重新焕发出昔日的光彩。

有一条路叫援建路有一种报答叫铭记

2012年9月,玉树县结古镇四纵十六横的公路网旁竖起了交通标志牌,道路的名称也正式更改,一条条以央企和省内外援建单位名称命名的路牌进入灾区群众的视线中。

两年多前,来自五湖四海的援建队伍在灾区各地热火朝天的搞建设,这让住在帐篷里的美加第一次听说了“援建”这个词。

美加:“第一次听人家说这是来援建的,当时援建是什么,都不知道。说是来给我们援建,给我们盖房,修路。”

如今路修好了,房子也盖好了,只要看到援建者穿的工装,美加就知道是哪家单位的人,电建路、中建路等一条条援建路的名称,自然也记得烂熟。

4·14玉树大地震使近2.05万户城镇住房和3.7万户农村住房受损,24.68万人家园被毁。在一处又一处的废墟上重建家园,不仅是在表达人类生存的尊严和决心,也在考验着人类的智慧与态度!

重建一个什么样的家园,怎样重建这样的家园?

震后仅仅两个月——2010年6月20日,国务院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协调小组在西宁召开会议,考虑到玉树特殊的条件和困难,中央决定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主要采取对口援建的方式。

在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的基础上,组织北京、辽宁和中国建筑、中铁建工、中铁建、中电建四家央企以及受灾省内部和周边地区力量承担施工建设任务,军队和武警部队参加部分项目援建、承担部分运输任务。

两天后,省政府召开的对口支援玉树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会议,也确定了西宁市、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政府,海东行署对口支援玉树地震灾区恢复重建工作。

2011年10月27日,深秋的一场大雪,为结古镇披上银色的新衣。这一天,中电建集团德宁格、下西同、扎村托弋住宅小区304套城镇居民住房交工入住仪式在德宁格统规自建区内举行。一幢幢藏式新居的主人们早早就敞开大门,迎接前来参观新房的嘉宾和中电建集团的援建者们。

昂文巴丁的新家已布置齐备,温馨的感觉溢满了这个三口之家,参加入住仪式的省领导笑着问昂文:“你对新房子满意不满意?”35岁的昂文红着脸答道:“我还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两年多来的援建实践,各方援建力量倾情投入、倾力支持,建成了一大批惠及民生、关乎长远的大项目、好项目,各方援建不只是物质援建、技术援建、管理援建,更是精神援建和制度援建,援建对玉树产生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深远的。

2010年7月从重庆上玉树,大学刚毕业的刘逾应聘来到中铁建工,分到了距离结古镇160公里外的下拉秀乡山区做技术监督员。

46岁的多尕一家就住在刘逾的驻地附近,每隔几天,多尕总是带着孩子来工地看看,临走时又总要盛情邀请刘逾去自己的帐房玩,但距离感让刘逾一次次谢绝了邀请。

一个月后,多尕来驻地的次数越来越多,尽管他的汉语讲不好,但说起话来却非常幽默,只要多尕在,帐房里就充满了笑声。时间久了,刘逾发现,几天不见多尕,他的生活就像缺了一块,直到有一天,他的双脚不由自主地迈进了多尕家的帐房。

为招待刘逾,多尕把家里好吃的手抓牛肉、酸奶、藏式点心、八宝饭都端了出来,还怕刘逾吃不惯藏餐,让妻子炒了几个“川菜”。

事后,刘逾和许多朋友在QQ上聊起多尕,谈到多尕招待自己的大餐,谈到他幽默的话语,谈到多尕的妻子能刺破草原寂静的歌声……

废墟上挺立的结古镇,凝固了灾难来临的那一刻,也见证了这片废墟上希望重生的故事。

玉树县一民中开学入住新校园的前一天,孩子们双膝跪地,用一块块抹布把教室的地板擦得比镜子还亮,走进教室时,他们脱下鞋子,脚上套着塑料袋,踩着冰凉的地板小心翼翼地走进教室,在场的援建工人和记者无不为之感动。

索南旺毛,一个带着5个孩子的寡妇,一个在地震中失去家的残疾妇女,一个靠国家救济的低保户,把多领到的2100元生活补助亲手交给了小苏莽乡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2012年11月26日,玉树灾后重建“决战之年”总结表彰大会召开,时任省长骆惠宁的一番话令在场的每一个人为之动容:“玉树重建,是感天动地的壮举,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先进典型,已有44人光荣牺牲或因公殉职,他们是灾区人民心中不朽的丰碑,必将永载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

玉树交警文毛:“援建者离家远,没有亲人照顾,生活条件都很差,不像我们在自己的家乡那样方便,他们真的很难!”

中建援建者刘光星:“在玉树,许多灾区群众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千难万难,我们就是再难也没有灾区群众难!”

我们都是玉树人。三年来,在地震初期的生命大营救中释放出巨大能量的爱国热情,一直延续到灾后重建:全国数以万计的援建者来到灾区,数以千计的志愿者赶赴灾区;越来越多的心理学者、医务人员和教师,深入灾民安置点,与灾区群众同舟共济。……

擦干眼泪,我们从废墟上站起;挥洒汗水,我们从悲痛中站起;重建家园,我们在希望中站起;心手相连,我们在亲人的鼓励中站起!新家园,建起来,新玉树,站起来! (作者:姚 斌)